天津股票配资软件

经典小说网 www.pzw448.cn,最快更新病娇娇[快穿]最新章节!

    他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亮声问道:“不知是本宫的哪位婢女有这般福分?”

    坐在上位的丽妃也好奇不已,其实她心里极度希望这件事能成。若是自己儿子亲手促成了这桩亲事,那么陛下必定对他有所改观。这么些年来,她算是明白了晏廷的想法。若不是这宫里头只有三个皇子,一个在冷宫,另一个胆小如鼠比不得容儿,恐怕太子之位早就易主了。

    无论如何,若是那孟连城喜欢的是容儿东宫里的婢女,不管是谁,一定得送给孟连城,以此来稳固容儿的太子地位。

    孟连城看了晏容的表情,胜券在握的缓缓报出了一个人名:“连城心好之人名为‘清歌’。”

    他边说边注意着晏容的表情。

    晏容听了这名字之后,低声传唤了掌事的浅碧,细声询问道:“本殿的宫中可是有唤‘清歌’的宫婢 ?”

    浅碧俯身回道:“回殿下,并无此人。”

    此话一出,晏容边疑惑的看向孟连城,心道这孟连城是否是不愿意两国结好,故想出此缘由,好讲这事全权的推到自己的身上。

    他轻咳嗽了一声,这才回道::“三皇子可是记错了名字,本殿的东宫之内并无宫婢。”

    他这话,孟连城心里自然是不信的。

    清歌和他说了不止一遍,是“晏容”,这宫内难不成还有第二个晏容?

    或许是这个所谓的太子殿下不愿意将清歌放至自己身边,想独占罢了。

    孟连城想到这层意思,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意,很快被他遮掩住了:“既是如此,那想必是连城记错了,真真是失礼了。”

    坐在上位的晏廷摆手:“三皇子太客气了。今日朕设飨宴,款待三皇子,那就请三皇子宾至如归才好。”

    孟连城毫无心思的喝下一杯酒,脑子里却想着一定要将清歌给找出来。若是这一次,再让她跑掉,下一次不知到何时才能相见。

    *

    晏决坐在自己的宫殿之中,桌上已经被清理了个干净,只铺着黑白棋局。他安安静静的坐在桌子面前,听着前面的暗卫禀报。

    “回禀主人,今日在筵席之上,孟连城提出愿与燕北结秦晋之好。”

    “是么?”晏决左手执起了一枚黑子,放置棋局之间。

    暗卫接着说道:“只是孟连城提出个条件,想要娶晏容东宫内的一个婢女。”

    晏决听到此话,放下了手里的棋子,嘴角带着笑意问道:“那婢女唤作何名字?”

    “清歌。”

    晏决听罢,垂下了眼帘,不做一声,随后屏退了暗卫,一把将桌面上的棋局全部挥至了地面之上。那棋子掉落在地面上,被直接砸碎成了粉末儿。

    晏决也不知自己究竟在气些什么,他喝了一杯茶,冷静了一会儿,这才走至了窗边,吩咐了一个暗卫前来。

    “上次派人监视孟连城派出去的那两人可仍在继续?”

    暗卫行了礼,回道:“仍在。”

    “很好。”晏决顿了顿说道,“送那两人去见阎王,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暗卫应声着走远了,一切都发生的神不知鬼不觉。

    晏决待到暗卫走远了之后,才慢悠的为旁边的花浇起了水来。

    他浇了一会儿的水,宴清歌才回到了他的身边。

    宴清歌依旧是以往的模样,亲昵的抱住了晏决的胳膊,伸出头去看他在做何事。瞧见了晏决在浇花,她又伸出了自己的爪子去动了动那花,只是爪子刚碰到那花之时,立马就被晏决给抓住了。

    宴清歌立马心虚道:“我只是想……看看?”

    晏决露出了似信非信的眼神:“只是看看,嗯?”

    宴清歌急忙的点头:“……是的呀!”

    晏决松开了她的爪子,接着浇起了花来,慢悠悠的说道:“前几日,你从御膳房里偷了几颗青椒出来藏于袖中,半夜趁我睡着之际,又偷溜起来啃了几口。”

    宴清歌睁大了双眼。

    晏决放下了手中的浇花器,接着说道:“再你偷吃了几口青椒之后,发觉味道不好,便将其丢至了窗外。”

    他边说着,边拿起了搁在窗台下方的一个小木箱,打开了木箱,里面正放着宴清歌啃了几口的青椒。

    晏决将青椒拿在手上,挑了挑眉,准备看看宴清歌又要如何辩解。

    宴清歌这回到不辩解了,解释道:“我、我就晚上牙齿痒,想吃东西 ,瞧着御膳房里的青椒颜色好看,我就拿了一颗,想试试……”

    边说着边偷瞄晏决的神色,瞅准了晏决正在思考她的话,立马就跳了起来,扑到了晏决的身上,要将晏决手里的青椒给抢过来。

    这些年晏决的身高已经超过了宴清歌,宴清歌这么些小动作在他的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宴清歌扒住了晏决的腰,用头在他的胸口处蹭啊蹭,这一蹭的时候,就让晏决闻见了她脖子上的清凉味道。

    晏决眸色一深,用手去摸了摸宴清歌的脖颈处,在他咬出印记的地上,着重的用手抹了抹,随后再将手指放置了自己的鼻翼处,那股清凉的草药味道正是来自此处。

    晏决露出了笑意,可是这笑意却未达眼底,他柔声问道:“清清可是让人给你擦了药?”

    宴清歌正在挣扎着将他另一只手上的青椒给拿过来,听到这话,动作瞬间停止了。

    她依旧将头埋在了晏决的胸口处,回答道:“自然是的,你咬得我这里,”她用手指了指脖子,“太疼了。”

    此话一说完,晏决的眸子陡然一黑,他伏在了宴清歌的耳边,轻轻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清清再疼一点,好不好?”

    未待宴清歌回答,晏决又沿着脖颈处的痕迹给咬了下去,痛的宴清歌直接变回了兔子!

    那只兔子稳稳的跳到了桌面上,两只耳朵竖起来,一幅警戒的模样。

    晏决见此,笑骂了一句:“蠢东西。”

    宴清歌也回道:“我才不蠢。”

    幸好晏决所居住的宫殿平日里除了送饭的宫婢与太监没其余人来,否则单单是见到了这个兔子开口说话的场景,不吓疯了才怪。

    晏决走到了桌子面前,双手将兔子捧至手心,这才答道:“你可知你那朋友是何人?”

    宴清歌回道:“是华北国的,这我知道。”

    晏决用食指按了按她的小脑袋瓜,补充道:“他是华北国的三皇子,孟连城。今日,你猜猜他在宴会上说了什么?”

    宴清歌摇了摇自己的兔子脑袋:“不知道呀!”说着,记恨在心,两只爪子抱住了晏决的手指,用牙齿轻轻的咬了起来。

    晏决也不拿开手,任由她咬着磨牙:“他请求晏容将你许配给他,要带你回华北去。”

    这话一说完,本在磨牙的兔子不动了,半晌才问道:“可是,这不就是你么?你可是答应了?”

    晏决听了此话,神色一怔,心中陡然一阵后怕,差点将事情给抖了出来。他神色平定的说道:“你莫管我答不答应,我只问你,你可是愿意同他回华北?”

    那兔子坐在自己的手心里,不发一言。

    晏决心里一冷,原来待她这么好,都是枉然了。早知如此,就不该……不该……

    “我要变成人形了,你可接住我!”宴清歌没回答晏决的话,只换了个话题。

    晏决刚想出声讥讽两句,就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他的怀里瞬间多了个人。

    她稳稳的待在自己的怀中,他的手紧紧的抱住了她。

    他看着自己怀里那人,平时她的眼神总是懵懂又带着一股子疑惑,这是第一次,他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别样的情绪。那眼睛里的情绪很多,让他一下子竟有些读不懂。

    他只听到她凑到了自己的耳边,那轻柔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却一下子滚进了他的心间,她道:“想必,那我也是不愿意的。”

    晏决的喉结动了动,半晌才吐出了两个字:“为何?”

    宴清歌一本正经的回答:“华北那地太干,平日里我喜欢的果子以及花草,在那出都不生长,我去哪里作何?”

    晏决心里传来了一阵失落以及自嘲。

    人一旦有了期盼,必定总会有失望。

    “还……”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那里没有你。”

    晏决愣住了。

    每年年终,总会有民间艺人进宫来表演。其中有一 -->>

天津股票配资软件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天津股票配资软件

病娇娇[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过渡欢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过渡欢喜并收藏病娇娇[快穿]最新章节

南阳炒股手机开户

信阳炒股手机开户

廊坊手机炒股

保定炒股手机开户

开封炒股配资

徐州炒股网站

南京线上配资

台湾炒股手机开户

盐城炒股网站

洛阳炒股手机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