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股票配资软件

经典小说网 www.pzw448.cn,最快更新病娇娇[快穿]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言衡认真的听着助教的话:“我会好好练习的。”

    助教拍了拍言衡的肩膀:“好了, 今天的练习到此为止, 晚上好好吃一顿, 补充体力。”

    宴清歌听到了助教的话, 知道今天的训练结束了。她乖乖的将还没有吃完的话梅放进了自己腰间的小包, 然后又将垃圾桶放到了旁边, 用纸巾擦完了手之后才走过来扶起言衡。

    言衡看着她的一系列动作,她擦手的时候,把每根手指都擦到了位 ,就是因为要来扶自己, 担心自己会觉得脏?

    突然间, 他的心就像是被什么冲击了一般,那是一种久违的感觉,他的姐姐, 好像一直在给“感动”啊!怎么能, 怎么能对自己这么好呢?

    宴清歌俯身拿起地上的拐杖之时, 嘴角勾了起来。

    呐, 人都是健忘的动物。一时的恩惠,总有一天会被遗忘,只有不断的用另类的方法提醒着他们自己曾经给予的恩惠,他们才会永远记得自己的好, 才能将对自己好这种行为固化成自己的本能啊!

    她将拐杖拿了起来, 另外一只手扶起言衡, 却不料, 言衡伸出了手。

    “阿衡?”

    言衡看着宴清歌不解的眼神, 嘴角翘了起来:“拐杖既然是姐姐送给我的,那自然是我来拿啊!”

    宴清歌恍然大悟,立马将拐杖放到了言衡的手上,叮嘱道:“那阿衡要好好爱护这根拐杖,我……”花了两年的压岁钱呢!

    后面的话她说得又快声音又小,过耳不留,可是言衡还是捕捉到了。

    “花了几年的压岁钱,嗯?”

    宴清歌眨了眨眼睛,伸出两根手指:“两年,不过很值得!”

    “唔,没关系啊姐姐,我以后会给你二十年,不,二十年太短了,还是一辈子的零花钱吧,好不好?”

    “真的,你不骗我?”

    言衡看着宴清歌有些怀疑的模样,装作思考了半晌,才回道:“我刚才想了一会儿,觉得还是算了吧!”

    他说完就借着宴清歌的力一步步的往着前面走,可是余光又注意着宴清歌的表情,看到自己姐姐突然间有些失望的模样,他心里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怎么分不清真话假话呢?

    算了,总归是自己的蠢姐姐,他会好好照顾的!

    宴清歌扶着言衡回到了房间,又帮他洗了个澡。若是说一个月前,宴清歌还会觉得有些“害羞”,那么现在她已经觉得无所谓了,而言衡,更是经过了这一个月的洗礼以及尝试过自己姐姐清奇的脑回路,他心里唯一的那一点羞涩已经全部抛诸脑后了!

    他全新全意的接纳了她,作为一个亲人。

    医院送来的晚饭十分丰盛,有红烧排骨,丰富的钙质可以维护骨骼健康,还有鸡汤这些补充营养的食物。宴清歌满足的喝了一口鸡汤,然后又盛了一碗饭。

    言衡有些惊讶,可能是因为身体不好,平时晚饭姐姐只喝一碗汤,多余的她根本吃不下。

    他夹了一块排骨放到了宴清歌的碗里,装作随意的问道:“姐姐今天很饿?”

    宴清歌吃了一口排骨,排骨做得不能算是油腻,但是对于一个常年吃饭轻油淡盐的人而言,油多少还是有点厚,她有些不适的点了点头:“今天回家,再来医院的时候,没有车,我走过来的。”

    言衡听了,心里不是滋味。姐姐回家是为了拿钱,而拿钱又是为了给自己做拐杖……他夹了一块排骨,然后用筷子将排骨的骨头全部剃掉,再用筷子压在剩余的肉上,稍稍用力,浸入排骨里的油汁就析了出来。随后,在宴清歌惊讶的目光下,他将肉放进了对面的碗中。

    宴清歌感动的看着言衡,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言衡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亮晶晶的东西里面倒映的全部是自己。

    “阿衡,你对我真好!”

    真好啊,这是将你敲开了一个裂缝?要知道,开山凿石,面对一座大山最开始是不知道从何下手的。可是一旦凿开了一个口子,砰——接下来,稍稍用力,整座山都会轰然崩塌!

    两人吃完了饭之后,宴清歌端了个凳子,坐在言衡的病床旁边,然后拿出ipad,点到某个页面,偷偷的将ipad的送到言衡的面前,偷瞄他一眼:“阿衡,我们看部电影好不好?”

    言衡拿过ipad,看着那个页面上,写着是《霸王别姬》这部电影,他问道:“你喜欢?”

    宴清歌笑眯眯的回答:“是的呀!阿衡陪我一起看,两个人看有仪式感。我一个人看,万一睡着了呢?”

    言衡看着宴清歌,觉得自己姐姐真不会撒谎。既然是自己喜欢的电影,那为什么会看到睡着呢?既然她对电影不感兴趣,又非要缠着自己一起看,很明显,是为了谁。

    “嗯。”言衡掀起了被子的一角,“你上来,下面冷。”

    宴清歌急忙摇头:“我怕等会压着你……”

    “不会。”言衡出声打算宴清歌的话,强硬的态度让宴清歌只得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

    她一上去就靠在床头,然后将平板架好,两人中间隔着大概7cm的距离。

    言衡感受到宴清歌紧绷的身体,他用视线扫了下两人之间的距离:“……”

    随后宴清歌感觉到言衡往自己身边一挪——电影开始了。

    171分钟的电影,宴清歌全程是用一个姿势看完的,两人看完后,她已经有些困了,可是还是用手指挠了挠还在回味的言衡,问道:“阿衡最喜欢哪句台词?”

    言衡觉得自己的手心仿佛有火灼烧过一般,他看着宴清歌回答:“应该是程蝶衣和他师兄说的‘说好的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都不是一辈子。’这句。”

    他看着宴清歌皱起了眉头,心里有些好笑,难道姐姐预设的不是这一句?于是言衡觉得自己有必要给姐姐一个台阶,让她说出自己准备好的台词:“那姐姐喜欢哪一句呢?”

    宴清歌听到了言衡问自己,很高兴的回道:“我喜欢老师傅说的那句‘要想人前显贵,必定人后受罪’。”

    “哦?”言衡认真的看着宴清歌,洗耳聆听她接下来早已经准备好的腹稿。

    果不其然,宴清歌说道:“阿衡这句话很有道理啊,你看,人前要想显贵,人后肯定要受罪啊。”她看了一眼言衡,发现言衡在认真听自己说话,于是继续说,“你今天训练其实也是一种受罪,先受了罪,你才能……”

    她话还未说完,言衡就伸出了手臂抱住了她。

    宴清歌的声音陡然间停住了。

    窗帘还没有拉上,深秋的月亮升至了半空,那些月光如此皎洁,透过玻璃窗洒在了白色的床单上,两人交.缠的影子倒映在了被单上,分不清你我。

    言衡靠近宴清歌的耳边,轻声的说道:“谢谢你,姐姐。”

    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哪怕所有人都抛弃了我。

    谢谢你不曾嫌弃我,一直待我如初。

    虽然你拙劣的安慰让人可以一眼拆穿,可是我不会打断你,也不会戳破你,我喜欢看你为我担心,竭尽全力想要治愈我的模样,那会让我觉得,我或许还是有存在的价值的。

    宴清歌的耳朵被言衡说话带起的空气流动给稍微刺激得小幅度的动了一下,耳朵上的红痣越发的鲜活了。她将下巴搁在了言衡的肩膀上,少年的肩膀并不宽厚,搁得她的下巴有些疼,可是她还是笑了,眼睛笑弯了,并不出声 ,在这静谧的夜晚,她知道,她的第一个阶段的目标达成了。

    嗯,本该顺风顺水的少年啊,因为她,双腿被撞断了。本该佳偶天成的男女主啊,因为她,这辈子恐怕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在一起了。

    她伸出手摸了摸言衡的脊椎,随后手指上升,摸到了言衡的后脑,眼睛里满是冷漠,嘴里说出的话却是如同淬了蜜糖的撒娇调子:“阿衡会永远陪着我吗?”

    少年着重的许诺:“永远。”因为你是我最后一个亲人了。

    “永远会是多远呢?”

    “一辈子。”他仿佛觉得不够,又着重强调,“不会差一年一天一个时辰。”

    “阿衡真乖,我啊,也最喜欢阿衡了!”

    言衡在自己房间里换上了专门为他定制的西装,没有特意的做造型,当然,他也根本不需要。他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六点十五,宴会七点钟开始,半个小时的车程,也就是还有十五分钟。

    他拿起了桌子上的盒子,朝着门外走去,刚出房门,突然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重新返回了房间,从抽屉里取出另外一个打着粉色蝴蝶结的盒子。他眼睛里带着明显的笑意,拿起了盒子,朝着宴清歌的房间走去。

    宴清歌坐在床沿上,放着两个盒子,看见言衡进来,眼睛里亮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将盒子打开:“阿衡,你帮我看看,我该穿哪一件?”

    言衡将拐杖放在一旁,顺势的坐在了床沿,伸出手看了两件礼服,笑意明显淡了下去。

    “这是王妈他们给你的衣服?”

    宴清歌点了点头:“对啊,怎么了?”

    言衡看着这两件晚礼服,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一件宴初叶在不久前参加宴家合作伙伴的喜事,曾经就穿过。那天晚上九点钟的时候 ,他下楼碰巧碰到了宴初叶,她身上穿的正是这件衣服。

    言衡神色不明的用手在晚礼服的腰边处摸了两下,果不其然,那里绣上去的几个玉石上面,有一个破损了。之所以他会观察得这么仔细,是那天晚上,宴初叶在上楼的时候脚崴了一下,腰间刚好撞到了楼梯上,等到他上楼的时候在地上发现了另外的一半玉石,大概有五分之一的小拇指那般大。

    参加晚宴,穿过一次的礼服,如果再穿第二次,就代表了对晚宴的轻视以及对宴会主人的不尊重。宴初叶参加过这么多次的晚宴,不可能这一点不清楚。她现在将自己穿过一次的礼服,让姐姐穿,而届时参加宴会的人肯定有宴家的合作伙伴,所以她是存心要让姐姐出这个丑?

    “阿衡……阿衡……”宴清歌看到言衡拿着礼服深思的模样,用手扯了扯他的袖子。

    言衡回过神:“没事。姐姐穿另外一件衣服吧,另外一件衣服好看。”

    凭心而论 ,另外一件衣服好看吗?

    其实不然。

    另外一件衣服太过繁琐复杂,采用的是艳色,更适合贵妇人穿而不是像宴清歌这种刚成年的小女生。

    可是眼下,比起让姐姐被其他之情的人瞧不起,言衡宁愿她穿一件并不适合自己的衣服。

    宴清歌拿起言衡选择的礼服,有些委屈道:“阿衡,我不喜欢这件衣服。这件衣服太重了,我待会穿不动,摔着了怎么办 ?”

    言衡被自己姐姐找借口的能力深深折服了,不想穿就不想穿,找的借口是这件衣服太重了。

    “嗯,阿衡,我就穿这件淡雅的一点好不好呀?”她虽说是商量的语气,可是分明吃准了言衡不会拒绝撒娇的自己。

    言衡果然投降了,有些无可奈何道:“那就按照你的喜好来吧。”

    别人嘲笑你又如何?如果有人嘲笑你,我会让他们一点点的还回来,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至于一心想让你出丑的宴初叶,呵……

    宴清歌拿起衣服,走进了浴室。

    她看着镜子里面的人,清晰的面容,放出的热水蒸腾出来的热气,让镜子染上水雾,她的面容又逐渐的模糊。

    宴清歌看着那模糊不清的样子,眼睛笑弯了。

    上辈子,明明原主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最后被言衡打断了腿,言衡真是讨厌极了她。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宴初叶在言衡面前渲染原主一味的陷害她!当宴初叶第一次说的时候,言衡或许不在意,可是说第二次,第三次,便足以以假乱真了。更何况,言衡这个人表面上看似冷漠无情,实际上,若是爱上一个人,那必定是将她放在心尖上,她爱上了宴初叶,而对于总是伤害宴初叶的宴清歌,他便视她为眼中钉。

    所以说,任何事都讲求一个先机。这一次,她先来了,所以啊,宴清歌用手将镜子上的雾气抹去,所以啊,一切都要重新改写了。

    浴室的门安装的是磨砂玻璃门,言衡坐在宴清歌的床上,眼睛随意的一瞥,就瞧见了里面若隐若现的身影。

    言衡用手摸了摸心脏处,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有点快。

    宴清歌出来的时候,换上了衣服,一件淡黄色的晚礼服,做工很精致,腰间绣着几缕麦穗状的图案,但是图案上面又镶嵌着零零散散的玉石,看起来却并不廉价。

    她将头发挽了起来,坐到了椅子上。言衡走到了她的身后 ,用手将她绑住头发的发带给松了开来:“姐姐还是散着头发好看。”

    宴清歌一脸“你确定”的表情,成功的让言衡低声笑了。

    “嗯,相信我,姐姐。”

    他从口袋里拿出那个系着粉色蝴蝶结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对千纸鹤的耳环。

    银色的流苏链条下垂,3-4cm处结着一个折叠的红色千纸鹤,这对耳环的做工精细,主要是在于言衡和设计师沟通,要将他买到的一块红色的玛瑙石切割成非常的小的星状物质,然后一粒粒的黏在千纸鹤的身上。一般而言,切割宝石其实并不难,难在言衡要求切割的块状极小,这就需要很高的技术,到后期,基本上只能靠人工来磨成。

    因千纸鹤和玛瑙都是红色的,所以若是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玛瑙的。

    “我帮姐姐戴耳环吧!”他拿起了一只耳环,看着宴清歌右耳上红色的痣,心里极其虔诚。

    这是他用父亲的那笔钱进行投资,赚的第一笔钱。

    千纸鹤意为自由。

    宴家,丝毫没有人情味。他想让姐姐脱离宴家,永远自由。

    言衡给宴清歌戴上左耳的耳环,轻声开口道:“姐姐,总有一天,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宴清歌垂下眼帘,乖巧的答应:“好呀,我等着阿衡。”

    ……

    两人与车静一起出门,车静坐在去宴会的第一辆车上,宴清歌与言衡坐上第二辆,两人都坐在后座上。

    “阿衡阿衡,这对耳环是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吗?”宴清歌摇了摇头,两边的耳坠 -->>

天津股票配资软件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天津股票配资软件

病娇娇[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过渡欢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过渡欢喜并收藏病娇娇[快穿]最新章节

南阳炒股手机开户

信阳炒股手机开户

廊坊手机炒股

保定炒股手机开户

开封炒股配资

徐州炒股网站

南京线上配资

台湾炒股手机开户

盐城炒股网站

洛阳炒股手机开户